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隐隐水迢迢 秋尽江南草木凋

春江水暖鸭先知

 
 
 

日志

 
 
 
 

土一  

2015-02-10 18: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在心口》

晚饭后来到街头
坐在石阶上看匆促的人流
一个人总是沉默
没有与人交谈的理由
天渐渐黑了
我起身往家里走

一连数月
傍晚天天来到街口
不明白是习惯还是追求
脚印无声无息
编织出淡淡的忧愁

睡了
眼角滚落泪珠
枕头湿了
夜半突然醒来
一个身影
还在脑袋里转悠

 

《舞女》


和大家一样
赤条条来到世上
当了一名舞女
是她最后无奈的选项

淡抹浓装
展示自己的悲伤
锣鼓齐鸣
是辛酸泪水流淌

秋天草开始枯黄
花会凋零
渐渐远去的时光
终于让她
在人前卸下戏装

 

《圆梦》


手头的这几本书
反复阅读
一心想知道
田里稻子怎样成熟

酒有好处
喝多了登云驾雾
能写出好文章
这是真的吗

用了多年的椅子
已没人去坐
放在墙角多时了
它在等什么

 

《野性在招呼》



水泥路累了
高耸的楼无精打彩
手机发热
空气买不到新衣

小汽车多如蚂蚁
爬来爬去
夜晚灯光瓦亮瓦亮
和白天没有区别

走到街上忽然想起
在三亚游槟榔谷
一个上海人说
生活要回归这个样子
这突如其来的话
让人琢磨

 

《我会怒放》


想去沒人去过的地方
试探自己的脚掌
山太大了
一时找不到方向
与同路人打听
进山是否会有捷径

寂寞是一朵云
不歇地围绕在身旁
懦弱变成身后的脚印
须发挂着冰霜
风不同情我的打拼
荆棘划破了衣裳

变化的是时光
不变的是江河流淌
无需刻在壁上
明天我会怒放

 

《渔夫》


在海浪里颠簸
要忍受长时间的寂寞
没人知道
渔夫有多少收获

海鸟是歌
夕阳是火
一个孤独的小岛
种下快活

也许有一天会说
生命就是大海的浪波
岁月如梭
自己将在这里淹没

 

《错,也不错》



他总是击错键
带来无端的心烦
还好一会功夫
就忘了刚才的遗憾

生活哪能没有遗憾
有时凝视月弯
心也弯弯
眼中却有一片晴天

忙会忘了昨天
不再为琐事缠绵
时时刻刻
都有笑脸

 

《老白河打草》

 


馒头似的草垛
像夜空的星星闪烁
已不长草的小路
天天有人走过

太阳下火
天上没有一片云朵
酷热难熬
都往荫凉地方躲

河水荡波
远处传来一支歌
拾草人来了
空气已不沉默
拾草人走了
太阳开始下落

 

《童真》


荒草坡上的蜻蜓
嗅过他散落的脚印
聪明的蝈蝈
躲过了他的身影

赤身溪水中
脸上的水珠反射阳光
惹来的笑声
问候稻田里的花香

矮矮的院墙
从那望向天空
一种冲动
要为家帮点忙

 

 《望夜空》


昨晚沒有梦
睁开眼睛
没关严的窗户露条缝
月光从那里
偷走了我的梦

其实那梦
童年时已开始彷徨
一半落入水中
一半被自己收藏
每当夜幕降临
我会长久地凝视夜空
寻找另一半梦

天上划过一颗流星
一闪而过的光
告诉我
梦还向自己展望

 

《在黑龙江上打鱼》



江水同昨天一样
不用打听
就知道明天去向
一只渔船
孤零零水上漂荡

网像一堵墙
立在水中央
云朵向江面投下倒影
鸟儿成群飞翔
水中的树杈
划破了渔网
鱼儿逃出去躲藏

渔网铺在沙滩上
老人开始补网
年轻人嬉闹找荫凉
平静的江水
依旧风光

 

《昨昔》

 


路边的花草
从不对自己微笑
它们想什么
我一点也不知道

脚印被砂土埋掉
身影驮起霜的烦恼
风没有深思
一棵树被它紧紧拥抱

屋内无聊
书籍从这里溜掉
屋外歌谣
时间从不讲究回报
无私的大自然
留下来的不是欣喜
是一座山
凝重的思考

 

 《小白菜》

 


其实
谁也没注意它
人都在忙碌
干自己应干的事
池塘在遗忘中沉默
鸡在院内散步


落叶飘逸
埋没在尘埃里
阳光明媚
无人与它争夺
它不盼风也不盼雨
个顾个地
展现一个完美的自已  

 

《你有诗人的细胞》

 


迈出的脚步
踩痛了沉睡的土地
雪花飞舞
落到脸上让人爽快
脚印拷问泥土
影子时时跟着你
天空没有云朵
一只鸟飞过
走进茂密的林海
没有路  有你   

 

《梦在徜徉》

 


有人用白云
剪裁美丽的衣裳
我要用文字
剪裁属于自己的时光
忘不了童年的身影


青春风起云涌
留下无数深浅的脚印
老了   
用智慧编织夕阳
你若问我
什么最让人向往
那是
永无休止的梦想  

 

《我不猜》

 


我不猜
如何打出手中的牌
也不知道那张牌
会带来怎样的精彩
我不猜
人间几时百花开
即使狂风怒号
也要求自己
大步走向未来

 

《人生》

 


风细数发丝
日子如同流水
走过了就不再回来
站在池水边
我掬起一捧落叶,
想知道
秋带来多少情谊


落叶不说
只把对梦的遐思
深埋在心底
有春的嫩芽
就有秋的漫天黄叶
大自然的法则
把生死轮回
一遍一遍地演绎
从未停息  

 

《打好一手坏牌》

 


在人生路上
如果你拿到了坏牌
不能气馁
要鼓起勇气
用学来的聪明才智
打出精彩


坏牌让人奋起
激励内心的活力
当坏牌峰回路转时
胸中会涌出  谁也
体会不到的快乐
进而实现了
自己生命的价值   

 

《秋天在田间收割黄豆》

 


想躺在垅沟休息
无奈
伙伴都超过了自己
腰酸痛
不愿被别人笑话
挺了挺身体
又继续自己的游戏
汗顺下巴滴入土里
掠过一丝快意


已到头的伙伴来接迎自己
有说不出的痛快
脱下外衣
后背结出了霜花
风吹凉似铁
喘了喘气
又去接迎别人

   愉快  

 

《脚》

 


要了解它的面目
须问地上的路
长年不变的尘土
陪它走上旅途
士地与它最熟
知道它一生的辛苦
即使地上没有路
它也会迈步
世上千条万条路
没有比它更长的路  

 

《时间》


沒人注意它来了
没人注意它走了
今天和昨天没有区别
明天也没有梦到来
唯一不同的
是那个天天聊天的老孟
没打招呼
去北京看望他儿子


秋刚来就下雪
耽误了候鸟的归期
其余再没什么
感觉和昨天是不一样的
邻居说这是老了
我照鏡子
白发还不敢生出来
虽说
我早已安分守己  

 

《场院夜班脱谷》

 


脱谷机轰响
是秋收最后的匆忙
有点冷
汗水渐渐凝成霜


只有这里有灯
周围什么也看不清
烟尘躲进灯影
夜吞噬了人的心情


下班时天还没亮
睡意早已无影无踪
回去路上
风吹树哗哗响
没人会知道
树也有梦   

 

《知青呆过的地方》

 


房前的那口水井
已被荒废多年
像一只眼睛
默默望着天空


时间带走了水的清凉
留下一笔沧桑
路还是从前的路
脚印已不是昨日的脚印


人都走了
没留下一个身影
小草绿了又黄
周而复始地生长
花儿开了又落
这里依旧弥漫清香  

 

《傍晚宿舍前》

 


都是一样的年龄
一人一个脸盆
下工归来
最重要的工作
洗洗涮涮
笑声像雨点
洒向自己的伙伴
晒衣杆上
没有一处空闲
将暮未幕的傍晚
抬头望了望天
一只鸿雁向南飞去
心中突然一颤  

 

《日落不是岁月的过》

 

 

读链接有感
有花开就有花落
人生总在平平淡淡中走过
即使你有丰功伟业
也会被时间的长河淹没
纳新吐故
是自然对生命的承诺
每天的日升日落
不是岁月的过
平凡淡泊的生活
有时快乐有时寂寞
它不同夜空的星星
总在闪烁  

 

《山里的回忆》蹉跎岁月

 


那棵幼小的白杨
现已长成参天大树
四十年过去了
昔日的景象
又来到心头散步


汗水问雪花
你为何这样潇洒
雪花问汗水
你这样做到底为了啥
岁月匆匆
一切都无所谓了
时间给出最好的回答


夕阳晚霞
老人的生活也有风华
不知为什么
山里辛酸的往事
像一柄小锤
还在胸中不停地敲打  

 

《知青呆过的地方》

 


房前的那口水井
已被荒废多年
像一只眼睛
默默望着天空


时间带走了水的清凉
留下一笔沧桑
路还是从前的路
脚印已不是昨日的脚印


人都走了
没留下一个身影
小草绿了又黄
周而复始地生长
花儿开了又落
这里依旧弥漫清香  

 

《心晴没有雨天》

 


白天送走夜晚
夜晚又迎来了白天
日子像陀螺
不停地旋转
没有一点歇息的时间


如今刚有一点空闲
白发和皱纹
匆匆地跑来告诉我
生命已到晚年
山还是昨日的山
云彩已不是昨日的云彩
世界正悄悄地改变
自己活动的空间


不要再回想昨天
重新整理自己的观点
脚踏实地
生活在今天   牢记  
心晴没有雨天  

 

 《面子多钱一斤》看链接《做人》有感

 

一颗虚荣的心
总希望在别人眼中
闪闪发光
殊不知自己这样做
毁掉了真诚
换来了一生的凄凉


面子多钱一斤
我们姑且不去探听
却心里明白
世上度的金会磨光
而山上的草木
始终保持原本的模样


当面子变成尊严
我们会
毫不犹豫捍卫它的形象
除此之外
真的没有必要
为它毁掉一个人的梦想  

 

 《一个今天比两个明天重要》读博友链接有感

 

你可知道
今天对自己多么重要
没有今天的努力
就不会有明天的微笑


今天的一分一秒
生活和自己一起奔跑
必须把握住它
因为今天走过的时光
再也无处寻找


活在今天
体验了生命的美好
活在今天
才会觉得人生可靠
迈出脚步
走向探索明天的小道   

 

 《顺未必是好》

 


经常有不顺的事
未必是坏事
它总会提醒你
做事时时小心奕奕

长在温室的花
禁不住狂风暴雨的袭击
而在山石缝中
常有苍松凌空而立

多一点坎坷
会磨练自己的智力
面对风云变幻的大千世界
首先要好好想一想
然后再为之

 

 《为了明天》



把心围上栅栏
锁住自由的炊烟
孤独的岁月
梦已不在这里缠绵

总是向往蓝天
羡慕鸟儿在空中盘旋
坚实的脚步
伴着挥洒的汗水
在心上种田

阳光是我的期盼
雨露留在胸间
现在我做的一切
都是为了明天

 

 《无奈》

 


谁也不会去捡拾悲哀
人生却有许多无奈
当你遇到不顺心的事
需要忍耐

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
不管你多么富贵
万万不可
处处随心所欲
不要因一时痛快
事后为自己埋下祸害

小心奕奕
低调为人处事
不能不说
人生天天演绎精彩

 

《朋友,是星斗》



牵着你的手
在林中小路上行走
习习的晚风
吹向我温柔的胸口

夜色如酒
喝上几口
一种异样的感觉
漫步在心头
不想分手
真怕脚下的路不够走

当一个人时
遥望夜空中的星斗
虽说有点寂寞
并不忧愁
一闪一闪的星星
陪我一起走

 

《沉默的石头》

 


风把残云吹走
枯叶在水上漂流
寂寞孤独的岁月

留下脚印
送去忧愁

快乐的是海鸥
沉默的是石头
海鸥自由自在地遨游
石头也不知

沉默了多少春秋

海鸥不休地鸣叫
石头决不开口
铁一样的信念
把自己心中的梦

牢牢地坚守

 

《我们一起走过》



红花绿草
陪我们一起走过
晚风和夕阳
把昨日的景色婉约诉说

不能不说
从前我们走过的路
是一首璀璨的歌
唱着它
胸里涌来柔美的浪波

曾经的蒺藜
是现在眼中的焰火
没有它
相见时少了欢娱
多了寂寞
挫折和成功
留下悲欢的泪花多多

珍惜吧
不再归来的岁月
珍惜吧
今天舒适悠闲的生活

 

 《笔尖的思绪》

 


深思熟虑
是一位探索未来的孤独者
付给笔尖的思绪

虽说更多的是沉默不语
让人摸不到根底
他的思想
却像一把火炬
照亮了别人
也照亮了自己

冬天他是雪花
春天他是及时雨
思绪呵  思绪
总有一天
他要把自己举起

 

 《生活中的残缺》

 


生活中常有残缺
残缺是生命

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残缺是夏日的雨
洗涤人的灵魂
残缺是冬天的雪
雪后是一个明媚的春

面对残缺
不能退却
人总是要迈过这道坎
金无赤足
玉石总有瑕
世上没有
十全十美的人

 

《不流血的伤口》



流血的伤口
用药把它包扎好
不流血的伤口
该用什么方法治疗

看不到
摸不着
灵魂上的伤口
到哪寻找
到底伤有多重
谁会知道

不流血的伤口
表面上静静悄悄
要靠自己用
才能根除掉

 

 《白发泄露我的悲伤》

 


年龄在额头徜徉
白发泄露我的悲伤
悲伤是水上的波浪
悲伤是明亮的门窗
谁知道
悲伤有时也会飘来花香

不要过度的欢喜
也不要无限的悲伤
喜与悲
常常互相转换
不会有先知的感悟
当拐点来到身旁
你却无法预防

 

 《沉默的石头》



沉默是石头的座右铭
胸内却藏着火一样的激情
它从不言语
竟集聚了排山倒海的力量

有人在石板上刻下经文
有人在石崖上凿出佛像
都想借石头的坚固而不朽
石头默默地,
奉献自己的惆怅

千百万年过去了
世界发生巨大的变化
人一代换一代
石头还是原来模样

 

 《波谷波峰》



生活像一条江
弯弯曲曲地流淌
吹来的风
掀起一波接一波的细浪

波谷波峰
藏着开拓者的激情
也是迈出的脚步铿锵
不要惧怕
挫折失败的来临
泥泞的路上
也常常飘来花香

 

《花木掩映的枯井》



花木掩映的枯井
没有人看到它
也没有人想到它
它的存在
实在令人可怕

有时枯井会唱出歌来
唤醒沉睡的晚霞
惊起一群鸥鹭
大概受到了惊吓

一朵艳丽的花
有时却是带剌的花
当一个人最辉煌的时刻
一定要警惕
失败的阴影
已一步步逼近它

 

《白天黑夜不断催促》



不要回顾
走过的路有多少荆棘
白天黑夜不断地催促
很难停下脚步

生命是一条河
急流险滩
浪花也多多
世上没有回头的河
脚步就是歌

 

《霜似的烦恼》

 


露珠在枝叶上嬉闹
晨风把柳条轻摇
我坐在江边
凝视水面上波涛

往事像一只无目标的小船
在脑海轻轻地漂
是那个不曾熄灭的梦
把快乐寻找

只要胸内有火燃烧
心上就不会有霜似的烦恼
来自肺腑的歌声
一天比一天高

 

 《不想》

 

 

不想
被别人注视观望
踩个脚印
自我欣赏

这脚印有春的雷声
夏季的郁郁葱葱
秋的果实金黄
冬风里的雪花飞扬

我从此不再迷茫
没有一点惆怅
拿着脚印
去换快乐与健康

 

 《送给你》


摘朵白云
把雨点送给你
淅淅沥沥
是我对你的相思

秋风吹红了枫叶
我把日落的红霞送给你
那是一天最美的时刻
夕阳躲在梦里

思绪像水上的涟漪
一圈连着一圈
无声地通向你的心底
我把汗水冰凝成的诗
托夜晚的星星
送给你
把人生装饰

 

 《寻找》

 


每个人都在寻找
属于自己的那份微笑
时间的脚步
总在心灵上奔跑
一分一秒
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重要的是
谁能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好

生活不会没有烦恼
大海不会没有浪涛
当你冲出束缚你的罗网
那种感觉真妙

 

 《晚霞》

 


晚霞
是太阳送给夜的衣裳
夜穿上它
晚霞失去了原来的模样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
晚霞在寻找
驱走黑暗的魔杖
虽说它自己已失去了
昔日的华丽
为了得到明天的一缕阳光
即使输掉了自己
也不悲伤

 

《问云朵》



江边静坐问云朵
为何匆匆过
云儿不作声
头上来去不理我
它默默无闻
在天地间巡逻
风调雨顺
是云儿对禾苗的承诺

江边静坐问云朵
你在忙什么
云儿笑了
它不回答我
对于大地的期盼
海洋的等待
要说的话真是太多
等到自己不忙了
再慢慢诉说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