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山隐隐水迢迢 秋尽江南草木凋

春江水暖鸭先知

 
 
 

日志

 
 
 
 

土 三 ¥  

2015-02-23 06:4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空着》

雪花打在脸上
使人感到冬的寒冷
走出屋  又回到屋
留下一圈脚印

躺向床
已发痛的眼睛
与诗句碰撞
白云在胸中流淌

有块空闲的地方
种什么也不长
索性让它一直空着
等待曙光 

 《落叶》

没人在沼泽地寻找春天
鸥鹭却喜欢
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也与沼泽交谈

阳光  水塘  蓝天
鞭笞了一生的梦幻
偶尔想一想
是苦中走出的甘甜

村头的路时隐时现
已没有花的笑颜
咀嚼落叶味道
是我今天的喜欢 

 

 
 《不想看清对面的你》

没有雾隔着
一座山在对面思考
雨不爱打听小道消息
树丛把它绊倒

船询问河道
明天自己在哪歇脚
鸟儿在地上觅食
一有响声
就会心惊肉跳

本想仔细瞧瞧
白云已从眼里走掉
是玉是石
弄个明白实无必要


 《陪你醉》

不远千里
探寻还能看清的足迹
拓跋纸上
浸出已干涸的泪水

急促的呼吸
传向颤抖的手指
对着鏡子
欲把脸上的皱纹展开

一杯酒还未入肚
已有些醉了
是酒的味道太烈
还是
飘过了你的影子 


 《抓住生活》

身后的影子
没时间谈自己的辛苦
脚和它磕碰一起
亲切的接触

是否还记得
燕子从这里飞过
风摇杆上电线
有羽毛从那脱落

有点悔过
轻率地放弃了云朵
不能告诉你
是一个怎样的错 

 《生活》

睁开眼睛
开始了一天的时光
自己的事
别人的事
一个个与时间碰撞

和平常一样
不问白头的去向
街上有点冷
感觉与昨天有些不同

见到一个熟人的面孔
把昨日的影
投入遗忘的池塘
皱纹不要商量
一天天加深加长

有人敲门
心头突然一亮


 《山林中》

在山中的树林里
脚下的落叶
干扰了我的思绪
一棵挨着一棵的小树
坚持自己的位置
不偏坦的阳光
只拣拾高处的叶子

遮住天空的绿叶
也遮住了我
看不到落叶下的土
土依然存在
未曾听它讲过
生命在这里孕育 


 《冰河上的路》

平坦的地方
雪也平坦闪着白光
车来了
缩短了两地的行程

一切都很静
没有刺脸的冷风
几株老树
默默地在这站岗
雪铁一样硬
接迎车轮的来访
这里已是另一个模样

然而这样的时间
不会太长
冰将发出干裂声
路也开始冷清

 
 《访友人》

杯中茶凉了又凉
墙上的钟
分针走了一圈又一圈
不肯停一停
起身要走时
和进来的表情一样
街上熙熙攘攘
有阳光照在脸上

刚说过的话
又回到自己脑中
无意推敲
那些深浅的脚印
吹来的风
带走脸上的笑容

突来一个念想
要挽回已逝的时光
不是一本诗集
是黑土地的清香


 《谁见我都得让》

洪水已退去
渐枯黄的枝吐出嫩叶
霜来了
绿还在坚持

被雪花吻过
叶才恋恋不舍离开
很久以后
渐渐化为泥土

根在地下探索
叶昔日留下的踪迹
当春来了
树上又发出新叶 


 《他常说不了解我》

身上带着昨日的灰尘
拍打了几遍
还会隐约地出现
索性不去理它
任其在回忆里流连

不会去查看
一棵老树的年轮
坐在它荫凉下
享受夏热的快感

一只鸟在盘旋
天空有不变的蓝
揉揉眼睛再看
心微微颤栗
是那种不敢在人前
议论的蓝


 《珍爱生活》

不知花的名
一次次向伙伴打听
江边捡来一块奇特的石头
手上玩了一个时辰
放到柜里收藏

爱听别人唱
自己很少和别人一起唱
沒有太多的爱好
白天也总是往床上躺

日子是没脚的太阳
一刻也不曾停
生活在不知不觉中
旧花将全部落尽
新花开放


 《轮回》

带来寒的雪
给田野盖上厚厚的被
一切踪迹都消失了
只剩下纯洁

我喜爱那雪
和雪下躲着的秘密
这秘密不会长久
有暖气从天边吹来

雪从阳坡先溶化
草开始冒芽
鸟在枝上不断鸣叫
树吐出了新叶

我醒来又睡去
潮水在昼夜间起起落落
有谁去盘问
月为什么有圆也有缺


 《寻觅》

天天给仙人掌浇水
它在水中渐渐失去绿
锋芒毕露的刺
在阳光照射下枯萎

有几日忘了浇水
仙人掌又开始发绿
浑身的刺
逐步坚硬起来

爱一不小心
选错了表达方式


 《看画展》

缓缓走过长廊
眼睛捡拾墙上的阳光
停下脚步
希冀踏在遐思之中
汗在脸上凝固了
已不流淌

回来的路上
一只小鸟在枝头歌唱
生活的小锤
不时地敲打门窗
别人的高兴是欣赏
自己也有
他人体会不到的
对梦的向往


 《跛脚》

关心的人问我
走路为什么跛脚
从此我走路
总是注意自己的脚

诗没有脚
我是用电波传导
它跛不跛
实在无法知道

知道也好
不知道也好
我是用闲暇的时光
换取微笑

是可恶的跛脚
把生命的无聊赶跑


 《晚年》

和平常一样
这条路走过一趟又一趟
没有意外的惊喜
也感不到沮丧

生活没时间与你商量
风已把尘土吹尽
不想去探讨
我会得到怎样的补偿

移向闲暇的目光
失去了往日的匆忙
无心问夕阳
剩下的时间有多长
现能嗅到的清香
都来源于自己身上 


 《慢走》

当叶离开枝头的时候
天已是深秋
一群雁向南飞去
把漫天的寒抛在身后

雪开始厚
心事从雪下悄悄溜走
没看到脚印
霜花留在冰冷的路口

树越来越瘦
冬风没有停下怒吼
万物沉默
春已在冰下等候



 《旱天的苗》

叶黄了又黄
土地裂出一条缝
鸡在荫影里张口喘气
狗的舌头老长

热像烧红的铁网
烘烤整个天空
期待中的雨
不知何时才能来临

禾苗的眼睛
在云彩中游荡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
它决不下岗


 《睡梦》一

今天和昨天一样
在闲暇中寻求渴望
躺在床上
紧紧咬住欲离去的时光

捡来一些脚印
一个个撕裂开欣赏
与汗水和在一起
粘合成一幅新的图象
贴在床对面的墙上
心有点凉

看不到星光
夜色淹没了村庄
思维仍在目光里跳动
对外界的风和雨
继续品尝

 
 《睡梦》二

和平时没有两样
照常的起床
喝半杯凉开水
精神渐渐变得爽朗

偶尔有些回想
淡淡如村头的池塘
水无涟漪
云投下静静的倒影
有鸟飞翔
是记忆中的事情

天天穿同一件衣裳
今天觉得异样
本已陈旧的街巷
没来过的人走了一趟
显得比平时庄重

唉    是阳光
睡了你的梦想


 《雪》

还是昨日那条路
不见了昨日那些土
你来了
人们开始把纯洁阅读

白了山中的小屋
白了田野的树木
也白了
我对梦想的追逐

麦苗在你身下住宿
种子等待你的呵护
虽说这样的时间不会长久
你还是把春的脚步
用心去数


 《寻梦》

地上的泥
粘住了我的鞋底
迈出的每一步
都感觉到很吃力
一不小心
摔倒了自己
艰难地爬起
还是摔倒前的那个自己

拍掉身上的尘土
唱支歌给自己
心已渐渐静下来
似乎听到远处
有谁  
呼唤我的名字

 
 《点个赞》

手指轻轻一弹
点个赞
你在对面也喜欢
无声的祝福
胜过了万语千言

不必仔细地寻问
生活是苦是甜
彼此的快乐
驱散了寂寞的炊烟

雪花带来了思念
爱在指上缠绵
傍晚去园中散步
自在悠闲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